一闪而过

初冬的雨

那些从QQ列表中消失的人们

文字角落:




作为90后,背弃了电话与短信以后,QQ几乎是我与朋友们联系交流的主要平台。脑中偶得一句话,刷刷掏出手机,一字一句打下来,看到好看的风景,很快拍下来,再加上一句两句,自己觉得不错的话,随即,一票的赞的浮了出来,很长时间,大家没有电话,没有短信,但我依旧能够清楚身边的人在忙着什么,做些什么,想些什么,我想,他们对于我,也是同样。因为,我们每天都在做一个动作,刷。


清晨,醒来,掀开被子,第一件事不是戴眼镜,也不是去刷牙,而是摸到床头的手机,开始各种刷,刷朋友圈,刷空间,刷微博刷instgram,一直刷到再无新消息的时候,才心满意足地下了床,穿衣洗漱,开始一天的忙忙碌碌。


上班时分的地铁,上学时分的公交,你微微扫视一下,似乎除了坐在驾驶席上的司机以及部分年迈到未能赶上E时代的老人们,其余都是一样的模样,一样的姿势,低着头,玩着手机,大拇指从上开始慢慢地往下滑。


不可否认,写,刷,评之所以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据一部分的分量,是因为它或多或少的满足了我们的虚荣心,慰藉了我们的孤独感。每天,我们与很多人交谈,说无数的话,可为什么,到了网路上,我们还有这么多话要说呢?


换句话说,如果你生活地充实美满,你对他人坦诚相待,大家也对你推心置腹,大家一起化不快于无形,似乎,就没有虚拟的网络空间存在的必要性。总有些不得不吐露出来,却无人倾听,无人能懂得话,需要通过某些形式,被敲击进入这个世界,即使最终的结果是被无数的字句掩埋,仿佛从未存在过,但这种一泻而出的倾吐感,像烟酒一样让人初尝后就无法自拔。


可我,最近,总觉得,哪里开始有些不太对劲。


当你的书写变成了一种习惯,当你的刷变成了一种习惯,这些虚拟的东西似乎变成了如来的大手,讲你像孙悟空一般紧紧地攥在了手里,让你改变不得,挣脱不得。而空间里的那一票的赞,似乎,也变成了别人的习惯,别人可能看都不看你写的啥,他可能一边对身旁的人说,看这SB又开始风花雪月,舞弄文采了,一边还是给你点了一个大大的赞。你的一条微博下面跟的无数的评语,变成了某某打折裤袜,八点八折,请点击某某网站,可能你悉心写出来的一点东西,下面跟着的是别人一点未看自己随着标题胡扯出来的乱七八糟的想法。于是,你的孤独开始变成了你的寂寞,你的寂寞开始变成了你的焦躁,你的焦躁引领着你一轮又一轮的狂刷,狂写,狂赞。


你有多久没有翻开你的专业书了?你年初列下的任务清单又蒙上了多少层灰了?许诺着一起变强的人如今又扔了你几条长安大街了?你多久没有扔掉手机,安安静静,注意力集中地做你该做的事情了?


隐隐中,你忽然发现有些人的QQ头像灰暗了好几个月了。


默默的,你忽然发现很久没有在朋友圈里看到某些人的动态了。


蓦然的,你忽然发现有的人的微博已经半年多没有更新了。


当然,如果再迟钝个几年,你还会发现,这些人忽然走到了一个你望尘莫及的高度,出国留学了,学有所成归来了,写了几万字的小说了,升到公司高层的岗位,世界周游了一圈回来,开始跟你牛逼他的神奇经历了,抱着漂亮的妻子,牵着乖巧地儿子,开始走向幸福美满的生活了。


而你呢?仍在这里,默默地掏出手机,在说说里,写下这样的字:


那些从QQ列表中消失的人们,开始在现实中活出了精彩的字样,而我依旧在虚幻的世界里,独自过着春夏秋冬。



王朔:唯一让我欣慰的是,你也不会年轻很久

细嫩风:

时间过得很快,当我还在怀念夏日姑娘们的短裙时,秋风已起,落木萧下,虽然即使飞雪连天的时候也可以看见穿短裙的姑娘,但不管她穿得再怎么风骚,也穿不出夏天的味道。



每到天气转凉的时候,我就会莫名地忧伤起来,可能是缘于骨子里残存的诗意。关于诗意这件事我很少提起,只在朋友聚会场面沉闷时偶尔说说,立刻引得众人哄堂大笑,气氛马上活跃起来。诗意还是有用处的,我很欣慰。



这次忧伤得比较彻底,因为今年听得最多的词就是“青春”“梦想”什么的,让我这个没有青春没有梦想的人情何以堪。其实我也是有追求的—我就想有吃有喝到处闲逛,但把这个说成梦想总觉得有点底气不足。



原来我一直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即使明知年岁渐长我也认为只要有颗年轻的心自己就永远25岁,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很心动的姑娘,心里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这个姑娘对我来说会不会有点小?”那一刻,我才绝望地发现自己真的老了。



还有很多年老的证明:以前关注的明星大都成了辣妈、潮爸,打再厚的粉底也掩饰不住岁月的沧桑,球场上能叫出姓名的球星没有几个,广播里放的歌也说不出几首歌名,朋友们的孩子已经会谈恋爱了... ...



以前我喜欢李白—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现在我喜欢杜甫—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杜甫在忧国忧民没房没车缺吃少穿的情况下能活到58岁,绝对是个奇迹。



以前我喜欢看《快乐大本营》,现在我喜欢看《新闻联播》;以前我喜欢张爱玲,现在我喜欢史玉柱;以前我喜欢吃饭,现在我喜欢喝粥;以前我特别怕麻烦,现在我喜欢凑热闹;以前一觉睡到12点,现在6点准时起床撒尿... ...



每当听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叙述他的坎坷命运时,我都不禁唏嘘感慨:我这辈子真是白活了!没做过振奋人心的事情,没说过感人肺腑的誓言,甚至唱首歌都会跑调,我很羞愧。



更让我羞愧的是,很多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已经挂上总监、总经理的头衔,我只能在心里暗自诅咒:“你这辈子最多也就是个总监、总经理了!永远成不了总理!”



有很多年轻人生活得很滋润,传不完的照片,晒不完的幸福,吃了个凉皮也要拍张照片上传;去了趟新马泰恨不得让奥巴马都知道。只要是文艺青年,梦想就是开个书店,只要是年轻女白领,梦想就是开个咖啡馆,只要是个人,梦想就是环游世界。



还有很多年轻人过得很凄惨,二十多岁就自认为阅人无数熟知深浅了,一脸饱经沧桑,满口曾经沧海。经常碰到自称大叔的85后,我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恶狠狠地想:别得瑟!迟早你会变成真正的大叔!



其实,说得再多也掩饰不了我这个老男人对青春的羡慕嫉妒恨,不过唯一让我欣慰的是:你们也不会年轻很久。

太美了就不真实了

藏于内心
在合适的地点
发出与众不同的光芒

向前走!别回头、

PACO-KONG- chihato:

生命中,总要有一盏明灯指引才不至于让自己感到彷徨。但事实上,所谓的明灯其实一直存在于自己的内心里。只不过,我们都失去了和自己内心交流的能力~

女儿高考前一天的早餐!